萬安早酒
萬安當然有萬安的特色風味。且不說紅燒萬安湖的魚頭聞名遐邇,各色魚種各色做法的魚全席更是讓你咂舌不已。

■李美源

九州大地,舌卷風云,各地有各地的風味。

上海的城隍廟、南京的夫子廟,濟南的芙蓉街、大連的歹街,這些腳步停留的地方,就是舌尖抵達的地方。西安回民街的羊肉泡饃、麗江古城四方街的過橋米線、長沙坡子街火宮殿的臭豆腐。想想也是滿口生津、垂涎欲滴。

萬安當然有萬安的特色風味。且不說紅燒萬安湖的魚頭聞名遐邇,各色魚種各色做法的魚全席更是讓你咂舌不已。

說起萬安早酒,萬安老表津津樂道。

早酒要早,其實也不盡然。早上七點半左右開始最為適宜。當然,操辦早酒的人自然要早一些。天剛麻麻亮,屠宰場的豬肉、城郊的牛肉還帶著體溫剛放上菜場的墩板,鄉下乘著摩托車的活魚從后座剛跳到水盆里,各色菜蔬還帶著露水陸陸續續擠進了市場。這個時候,操辦人先用手背放在案板上的豬身上試試溫度,指著一塊前夾肉說:“這里剁一塊。”牛腿子早已用鐵鉤子掛在半空。“里脊肉削兩斤子。”再要來半張牛臉,一包雜骨肉,順手在水盆里撈出一只兩斤子重的魚,這樣早酒的菜料基本就齊了。興沖沖把東西在菜場邊的加工店里一放,就又去買辣椒、大蒜和新鮮時蔬去了。你也不用多說,老板也不用多問,反正都是熟人熟臉。辣椒姜蒜蔬菜買回來時,老板早已將豬、牛、魚肉切好,放在了一個一個臉盆大小的鋁盤里。

“有多少個人?我才好擺碗筷。”老板問。

“七八個人,擺十雙碗筷吧。”操辦人答。于是便隨老板娘去樓上清洗碗筷,擦抹桌凳。

碗筷擺好,老板爐火已經燒熱。便問:“是一比二,還是一比三。”

是??!差點忘了。吃早酒,沒酒怎么行?早酒一般不喝燒酒,喝冬酒和啤酒。“一比二”就是一斤冬酒摻兩瓶啤酒,“一比三”便是一斤冬酒摻三瓶啤酒。“一比二”的,因冬酒含量多一些,叫“冬啤”,“一比三”的,冬酒比例少些,就叫“啤冬”。不管是“啤冬”還是“冬啤”,夏天是喝冰鎮的,冬天是喝燙滾了的。

時值冬天,要喝滾燙的,要先混合后放到爐火上去溫。不像夏天,臨時將冰啤酒摻一下,就變成冰的了。

客人到了,一個一個迎進來。踩著靠墻的一溜兒沾滿油膩的木樓梯上到樓上。坐定之后,還在相互寒暄,老板就把一大盆冒著熱氣的新鮮牛肉湯端上了桌。撒在湯里的蔥花散發著清香。

“酒還在熱,大家先喝一碗湯吧。”主人忙著招呼。湯有點燙,只能一口一口慢慢吮著喝。喝湯的工夫,一陣陣油煙味和菜香味從樓梯口、窗戶縫里混合著灌進來。先是感覺油煙味的嗆,慢慢地只剩下菜香味了。

辣椒炒肉上來了,炒牛肉上來了,牛鼻子牛臉、紅燒魚上來了……菜在桌上冒著熱氣,酒在碗里冒著熱氣。樓下老板炒菜炒得汗流浹背,樓上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吃得熱火朝天。一壺又一壺的“啤冬”或“冬啤”提上來了。你來我往,觥斛交錯。臉色慢慢變紅,語調漸漸變高,嗓門愈來愈大。個個有話要說,人人爭著發言。一個新鮮的話題反復說了好幾遍,一個陳年的老故事又添了新內容。在微醺的眼神里,回顧著過去,訴說著現在,展望著未來……

“喝!”不知是誰大聲地喊了一句。嚇得樓下賣魚的老劉握秤的手抖了一下,老板趕緊跑上來問怎么回事。這邊說沒事沒事,一碗酒就又下了肚。

慢慢地,桌上的菜見了盆底,壺里的酒搖出了聲。有人就說不喝了吧散了吧??戳丝刺?,方向移了位。菜場也早沒了先前的熱鬧,買菜的賣菜的都走了不少。拿出手機劃一下,竟有幾個未接電話。走吧走,握了一遍又一遍的手后,才各自散去。

據說,萬安的早酒最早是賣肉的屠夫喝出來的。天未亮就趕到屠宰場去運肉,到了菜場就開了張。屠夫懂得豬身上哪塊肉好,割了就近加工炒一下,傍著啤酒冬酒,就當了早餐。不知何時,漸漸地就成了一種時興,一道風味。

萬安的早酒,在老菜市場時最為盛興。原來的早酒店環境差是差了些,但大家要的就是那個味。說是同樣的酒菜端到其它地方喝,就喝不出那種味。如今菜市場改建,影視城當了臨時菜場。聽說也會做早酒,卻說少了很多人去。

不管怎樣,萬安早酒,早已成了一段美好的記憶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郵箱[email protected]
广东11选5正规不